专访:东京奥组委秘书长称奥运的价值是“团结”

©日本一般社团法人共同通讯社

  【共同社3月12日电】就任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秘书长7年多的前财务次官武藤敏郎(77岁)曾多次遭遇逆风,而新冠疫情的这一年或许是他经历的最大考验,此外还有奥组委前主席森喜朗因蔑视女性发言而辞职的风波。武藤明确否定东京奥运会取消的可能性,强调称正因为是新冠时代才更能体现奥运的价值,即“团结”的精神。以下为采访内容。

  问:围绕新冠疫情对策,去年12月奥组委与中央政府等进行了中期梳理。但由于第三波疫情,紧急事态宣言持续延长。国际舆论也谈不上友善,您怎么看?

  答:我们一直有一定的信心,通过彻底开展疫情对策就能克服困局。但第三波疫情的现状非常严峻,我认为需要更进一步的努力。

  出现了变异毒株,传染性也不同。运动员和相关人员人数有限可以采取对策,但接纳外国来的观众是最大课题。国民认为访日外国游客将威胁防疫安全。对策不仅是运动员们,还必须考虑守护地区的层面。

  问:若选择为保证举办奥运会而拒绝海外观众,那么为何如此执着于举办?在新冠疫情下,奥运有着怎样的价值?

  答: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。新冠疫情是人类几百年一遇的危机。社会发生孤立并分裂,个人也对未来感到不安、焦躁和失望。大声讲话、大口喝酒、大声欢笑,这样的生活不复存在。如今是一个灰暗阴郁的时代,要说如何打开局面,那就是东京奥运这个日本人必须参与的大项目。奥运有着实现人类幸福、世界和平这一非常崇高的精神,没有理由不利用这一点。

  要改变人类的面貌,就应该使奥运会获得成功,创造从分裂变为团结的潮流。体育具有改变世界的力量,这并非因为我是秘书长才这么说。

  问:但国民对举办奥运会的支持并不多。要获得共鸣,需要做什么?

  答:防疫对策比什么都重要,我认为必须拿出抑制疫情的具体成果。例如圣火传递启动后,可能会出现阳性患者,因为在121天时间里,1万名火炬手和工作人员将参与。如果知道了出现阳性患者时如何防止传播,我认为(国民的看法)会发生改变。不采取迅速而切实的应对措施,就无法得到国民的共鸣。

  问:新冠疫情带来的苦难一直在持续,没有考虑过取消奥运会吗?

  答:说实话没有考虑过。(去年决定延期时)按道理可以选择取消或延期,当时一致认为可以延期。在混乱局面中我甚至决心取消圣火传递的火炬手,改用车运送圣火,仅举行一天结束的仪式,以这种方式持续121天。这将是一场神奇的圣火传递,但最终IOC主席巴赫和首相安倍晋三通过会谈决定延期,真的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
  问:观众人数上限预计在4月决定,门票收入也是判断的因素吗?无观众空场比赛的方式没有被排除在选项之外吗?

  答:并非根据收入决定观众人数上限,而是由新冠疫情决定上限,收入是其结果。准确的说法是空场并未排除在选项之外。虽然我不希望如此,但若疫情不允许,也可能会选择空场方式。(完)